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
            你的位置: 首頁 > 男生頻道 > 懸疑靈異 > 末世:喪尸城內生崽
            蘇酥葉昱小說最后結局  蘇酥葉昱完結版免費閱讀

            末世:喪尸城內生崽佚名

            主角:蘇酥葉昱
            這時候,洗手間里的哭聲漸漸弱了下去,因為里面的蘇酥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她徑自在這里哭著,情緒這樣的不好,對肚子里的小愛性格影響也不好,當年小愛生出來,晚上總是哭,一離開蘇酥的懷抱,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顯得非常沒有安全感,這必然與在娘胎里的時候,受到了蘇酥的情緒影響有關。...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3-02-13 18:34:5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懸疑靈異文《末世:喪尸城內生崽》火爆來襲!講述男女主角蘇酥葉昱之間發生的精彩故事,作者“佚名”的最新原創作品,作品簡介:“滾!”這一個字,是蘇酥看著謝清衍說的,她的手指動了動,指尖有點兒潤潤的感覺,卻并沒有冰針射出來,否則這一刻謝清衍就已經……...

            女子不慌不忙的仔細涂好口紅,轉頭,抬眸看著蘇酥,莞爾一笑,傾國傾城,她伸出雙指,指甲上的豆蔻紅得就像人血,手指夾住蘇酥遞過來的積分卡,湊至紅唇邊,眼神魅惑而妖艷,

            “謝謝了,以后還想抓什么人,盡管來找我,我很樂意做你的生意?!?/p>

            “沒有以后了,這是最后一個了?!?/p>

            蘇酥面無表情的看著角落里的男人,或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男人渾身抖得厲害,越是抖,身上流的血便越多,他的周圍,已經凝聚成了一攤紅色的血河。

            站在蘇酥身邊的女子,涂了煙熏妝的眼睛,在聽了蘇酥的話后,愣愣的看了一眼比她還矮上半個頭的蘇酥,心里頭漫過一絲許久不曾起過的悲哀,抬手,拍了拍蘇酥瘦弱的肩膀,勸道:

            “咱們合作這么久,對你想做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我只能說,如果這是最后一個,結果不好的話,也...想開點兒?!?/p>

            蘇酥沒有說話,渾身冷得讓人看起來就很絕望,背后的長發漸漸凝結出了冰晶,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地上的男人,而身邊的女子,見她許久都不回答,遂,嘆了口氣,搖頭走出了臥室,臨到了門邊,女子回頭,交代道:

            “哦,對了,人死后給我弄出去,順便給我把這兒弄干凈,不要每回都弄得我這兒一地的血?!?/p>

            點頭,蘇酥算是答應了,待得女子闔上門后,她踩著高筒皮靴一步步走到男人身邊,抬腳,一腳踹上男人的頭,順便將靴底的血在男人的白肉上擦干凈,男人悶哼一聲,忍不了這疼,勉強睜開了一雙布滿恐懼與痛苦的眼神。

            蘇酥在他睜開的那一瞬間,彎腰,一把揪住他的頭發,自口袋里拿出一張舊照片來,厲聲問道:“照片上的小女孩兒,在哪兒?”

            “什么...小女孩兒?”

            男人艱難的咳嗽一聲,有血沫子噴出來,蘇酥唯恐他將血沫子噴在照片上,將拿著照片的手急速挪開,又湊近了些,揪住男人頭發的手指將男人的頭發使勁扯了扯,

            “我再問一次,這個小女孩兒,照片上的兩歲小女孩兒,在哪兒?她...她現在已經長到十二歲了?!?/p>

            “我,我買過很多女人,也糟蹋過不少小女孩兒,太多了,不記得這個女孩兒,十二歲嘛?十二歲的小女孩兒我這里有很多?!?/p>

            “不記得了?那我幫你回憶一下,十年前,你在春城,從白雪梨手里買來的那個兩歲小女孩兒,現在在哪兒???”

            起身,蘇酥抬腳,又是狠狠的一腳踹上男人的頭,一腳又一腳,仿若要將這十年來所有的思念宣泄出來一般,末世十年,在這樣一個兵荒馬亂的年代里,她終于找到了當年買賣小愛的最后一道環節,所有的思念與痛苦,都要隨著即將到來的答案解脫,蘇酥顯得耐心全無。

            “我想,我想...您別打了,別打了!”地上的男人慘叫著,抱頭在血水里苦苦哀求著,“我想起來了,白雪梨當年確實賣給我一個小女孩兒,是不是叫小愛?她死了,當時喪尸太多了,她又哭又鬧,吵著要媽媽,然后,然后......”

            后面的話,男人不敢說,結果也不用他說,喪尸圍攻,如果沒有個人引開喪尸,所有人都會死。

            蘇酥停住了腳,化石一般站在原地,緩緩的將那只穿著皮靴的腳放下,腦子里卻不斷的回響著這男人說的話,小愛,她的小愛要找媽媽,要找媽媽么?喪尸太多了,身邊又全都是小愛不熟悉的人,要找媽媽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但是眼前的男人,卻把小愛丟出去,引開了喪尸?!也好,也好,總比落到這消金窟里強!

            “媽媽...媽媽來了啊,小愛,媽媽說過,一定會找到你的,小愛......”

            兩串滾燙的淚,隨著蘇酥喃喃自語的話,落入了地上的血水里,濺出一顆顆細碎的冰血珠,忽而,蘇酥笑了,絕望而又凄美的低下頭,放下的腳又抬起,一腳狠狠的踹飛了男人的腦袋,狠狠道:

            “我的小愛死了,那你為什么還活著??。?!”

            末世第十二年,蘇酥找了小愛十年,為了留著這條命找小愛,蘇酥數不清多少次死里逃生,也數不清殺了多少的人,她的意志力一直堅強到讓人覺得可怕,活著,曾經對蘇酥來說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現在,蘇酥低頭看著手中精心保存下來的照片,照片中,兩歲的小女孩兒,笑得溫暖又可愛,蘇酥的淚又一次模糊了雙眼,她蒼白的唇泛著銀色的冰渣滓,低聲道:

            “活不下去了,梅子,幫你收拾不了房間了,還得麻煩你幫我收尸了?!?/p>

            末世第十二年,怎么殺都殺不死的拼命三娘,宛若小強一般拼命活著的蘇酥,在殺掉了她最后一個仇人后,自殺于白虎基地,著名交際花梅子的別墅里......

            第2章時間倒退

            渾渾噩噩中,蘇酥被耳際男人的一聲聲怒吼聲驚醒,這聲音有點兒熟悉,又有點兒陌生,仿若好多年不曾聽過的謝清衍的聲音,勾起蘇酥內心的一陣厭惡。

            讓蘇酥皺著眉頭掀開了眼皮,睜眼第一個感覺便是,好久都沒有過的痛感,讓蘇酥不禁懷疑,她究竟是受了多嚴重的傷?

            入目之及,是裝潢簡單卻又不失格調的天花板吊頂,金色的窗簾在明亮的玻璃窗邊輕輕飄動著,鼻翼間有股淡淡的血腥味,混合著酒味,還有窗外的樹木清香味,緩緩充斥入蘇酥的大腦,耳際的怒吼聲,伴隨著拳腳相加的擊打聲,讓蘇酥猛的睜圓了眼睛,她怎么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蘇酥,蘇酥,你醒了??”

            見床上的人坐了起來,謝清衍放開對面前的男人拳打腳踢,急忙沖到床邊,床上的蘇酥卻是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一步,順手將滑落于胸前的薄被一把抓住,凌亂的發絲黏在裸著的肩頭上,更顯纖細瘦弱,她不敢置信的看著近在咫尺的謝清衍,皺眉,厭惡的問道:

            “你怎么沒死?”

            下一秒,蘇酥愣住了,她看著謝清衍的那張臉,意識到這并不是她記憶中的那個謝清衍,準確來說,這是許久許久之前的謝清衍,那個時候的謝清衍,還有一張清雋帥氣的臉,總是會在身上穿著一件干凈的白色襯衫,及一條藍色的牛仔褲,永遠給人一種疏闊清淡的感覺。

            這個時候的謝清衍,沒有經歷過末世的洗禮,就像是一個普通的男孩兒一樣,看著是真心愛著蘇酥的,一門心思的鐘情于她,只是可惜,那是在末世之前,在蘇酥沒有被某個男人破身,在蘇酥沒有懷孕并因為末世來臨,無法墮胎,并堅持生下小愛之前。

            盡管在蘇酥被破身之后,謝清衍說自己會克服一切心理上的困難,說會愛她一直到天荒地老,當時謝清衍是怎么說來著,那樣的信誓旦旦,那樣的讓人信任信服,他說......

            “我不在乎,蘇酥,蘇酥你別這樣,我愛你,我不會在乎的,今天發生的這一切,我們就當它是一個噩夢,別說什么死不死的,好嘛???”

            他說他說他說,實際上他根本就克服不了,根本就不能接受蘇酥給他戴的這頂綠帽子,根本已經從心底里開始嫌棄蘇酥了,只是這件事還才剛剛發生,謝清衍以為自己不在乎,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不在意,可以繼續把蘇酥當成一個完美的女孩兒那樣繼續愛著而已?。?!

            顯然,面前這個清雋帥氣的謝清衍,嘴里吐著當年一模一樣的話,但他明顯聽岔了蘇酥的意思,蘇酥問的是他怎么還沒死,因為在蘇酥的記憶中,自從查出是謝清衍將小愛丟給白落落,導致小愛被轉了多人之手,最后徹底消失在了蘇酥的生命中時,蘇酥就親手結果了謝清衍的性命。

            那是末世后兩年的事了,每個人都活得很不堪,包括謝清衍,那個清淡疏闊的謝清衍早已變成了一個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男人,對蘇酥還會說愛?蘇酥又會信??

            條件反射般,蘇酥一腳踹上謝清衍俯身過來要抱住她的身子,她裹著床單,就地一滾,眼角掃了一眼周遭環境,抓起床頭柜上放著的一支槍,站起來就直指謝清衍的眉心,不管這是一個夢,還是謝清衍復活,他得死,這個男人,蘇酥必須見一次殺一次。

            謝清衍被蘇酥踹倒在地上,還沒爬起來,那個之前被他痛毆的男人,穿著一條軍綠色的平角褲,精干的身子上肌肉快速的鼓動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到了蘇酥的身邊,一把奪過蘇酥手里的槍,放入了自己隨手擱置在床頭的皮套中,然后將皮套往**后平角**里一塞,對上蘇酥錯愕的眼神,苦苦的勉強一笑,

            “這個,是我對不起你,殺人是犯法的?!?/p>

            很奇怪的小姑娘,明明是他酒后侵犯了她,她的男朋友沖進房間來痛揍了他一頓,那小姑娘醒來,不找他尋死覓活,卻拿了他的槍指著她男朋友?

            這節奏讓葉昱有些摸不著北,但錯了就是錯了,葉昱可以任憑這姑娘的男朋友打殺,殺了他還得坐牢,但這姑娘不行,他已經對不起這姑娘一次了,總不能讓這姑娘在他眼皮子底下動手殺人,然后在牢里度過下半身吧。

            錯愕的蘇酥,腦海里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她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弱了?剛剛踹了謝清衍一腳,這腳脖子都發麻了,現在手里的槍還被人搶了,她的力量和動作,居然比十年前都不如了,不,這是倒退回了末世前啊。

            然后,她看著葉昱那張臉,想去搶槍的念頭瞬間歇了,甚至要殺謝清衍的念頭也歇了,蘇酥眼中的淚又開始模糊了她的雙眼,雙唇囁嚅幾下,嘴里低聲呢喃著,“好像,太像了,小愛......”

            猛然之間,就在葉昱和謝清衍雙雙沒聽清,又想仔細聽清之際,蘇酥彎腰,裹著被子遠離了床邊,薄薄的被子拖在她的身后,露出潔白的床單上,一抹鮮艷的紅。

            她沖到一堆散亂掉落的衣服前,胡亂扒拉著,她原本想找個鐘,或者什么日歷,或者通訊器,最后卻找出一塊表,那不是她的表,但夠她看見時間,看見年月日便好,表的樣式是典型的軍用手表,黑色的防水材質,入手很沉,上面很多鍵代表了很多的功能,一看便是特種兵裝備,不但可以看時間,也能當指南針用。

            但這些完全不是重點,重點是蘇酥看見這只表上的時間,顯示的是2017年11月15日,距離末世還有45天的時間。

            時間倒退回了十二年前???

            蘇酥蒼白著臉,轉頭,看向還倒在地上的謝清衍,又抬頭看向站在身后的葉昱,眼淚嘩嘩啦啦的流著,不等謝清衍揉著巨疼無比的肚子爬過來,也不等葉昱滿懷愧疚的靠近,蘇酥一把掃起地上屬于她的衣服,以風卷落葉的速度,沖入了洗手間,趴在洗嗽臺上,放肆的大哭了起來。

            如果這是一個夢,請一定一定讓她不要再醒來,因為從這一天起,她的小愛,會回到她的肚子里,慢慢成長,最后瓜熟落蒂,慢慢長成一個滿地到處亂跑的小屁孩兒。

            第3章唱著歌繼續做夢

            哭泣的洗手間外,地上的謝清衍艱難的坐下,滿眼都是仇恨的看著立在那里的葉昱,痛恨道:“你會受到報應的,我們一定會告你?!?/p>

            “你們告不贏的?!?/p>

            葉昱很誠實,耳際聽著洗手間里的哭泣聲,抬手撫了撫赤/裸的胸膛,雖然剛才被謝清衍沖進來揍了一頓,但這種文弱書生的力道,擱他這兒,不疼不癢的,之所以會摸著心口,是因為葉昱聽著洗手間里的哭聲,內心很是不大舒坦。

            他決定跟這個文弱書生講講道理,難得的講道理,于是吞了口口水,盯著謝清衍那雙仇恨的眼睛,說道:

            “我說你們告不贏,并不是想推卸責任,,而是我昨兒晚上,的確沒有用強……,好,這件事的確是我錯了,我沒有一個堅定的意志力,可以換個方式補償你們?!?/p>

            實際昨晚他是喝醉了,酒吧里也不止他們一撥人,現場亂得讓他頭大,他是看著蘇酥被人下了藥,跌跌撞撞的往酒吧樓上跑,葉昱也醉成了條狗,瞧著蘇酥那模樣,挺對他眼的,為了救她,也跟著就追了過去,只是出了門,那情況有點兒不受葉昱的控制,當時他一頭扎出去,蘇酥就撲上來抱住了他。

            然后怎么說呢,男人本色吧,雖然葉昱也沒這方面的經驗,但酒精的作用讓他壓根沒用多少時間去想,就把蘇酥打橫抱進了酒吧樓上的房間......

            最后,葉昱只想說一句:沖動是魔鬼!

            “不需要,就算是告到天涯海角,我們也一定不會放過你!”

            謝清衍冷笑著,態度是無比的堅毅,他愛蘇酥,并相信自己不會因為蘇酥的第一次沒有給他,而對蘇酥就不愛了,當然,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自己的女朋友發生這樣的事,他當然會介意,當然此刻的內心是有很大不痛快的。但是他也明白,白落落喜歡他很久了,喜歡到因為嫉妒,跟蘇酥開了這么個小玩笑,這也不應該怪蘇酥,所以謝清衍才將這樣的不痛快,發泄在葉昱的身上。

            而洗手間里,蘇酥哭得這樣傷心,身為她的男朋友,心里應該摒棄介懷,一定要為她討個公道,謝清衍不管對方是不是軍人,有沒有什么特權,就是告到最高人民法院,他都不會放棄。

            這時候,洗手間里的哭聲漸漸弱了下去,因為里面的蘇酥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她徑自在這里哭著,情緒這樣的不好,對肚子里的小愛性格影響也不好,當年小愛生出來,晚上總是哭,一離開蘇酥的懷抱,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顯得非常沒有安全感,這必然與在娘胎里的時候,受到了蘇酥的情緒影響有關。

            旋即,蘇酥放下了心來,沒關系,這時候的小愛還是一個**和卵子的分散體,還沒有組裝起來,她大哭的這一場,應該對小愛的影響不大。

            想通了,蘇酥很快調整好心態,末世十二年,她什么光怪陸離的事情沒經歷過?說不定這是重生?或者穿越?唔~~~,就當這是一個無比真實的夢吧,她也要唱著歌繼續做夢下去,蘇酥決定永遠都不要醒,她松手放開了裹著身體的被子,打算穿衣服,出去適應一下重來一次的夢境。

            鏡子里,纖瘦的女體上,就像是昨晚被人打了一頓似的,有種不堪入目的感覺,蘇酥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青澀的面容上,黏著凌亂的發絲,她伸出細長的手指,將臉上的發絲拂開。

            勉強洗了個澡,拿著那件白色的文胸,蘇酥皺著眉頭,勉強將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又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十二年前的自己,天真的有些可怕,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連衣裙外面罩著一件藍色的牛仔外套,一頭長發散在腦后,微微有些凌亂的濕潤。

            她一直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小白兔印象,事實上末世之前,蘇酥也真的就是一朵菟絲花,依附在謝清衍身上的菟絲花,末日奔逃的時候,雖然已經靠不上謝清衍了,但兩人一直還是在一起,感情在表面上看起來也還過得去,一直到謝清衍發現她懷了孕,彼時正值末世后兩個月,他逼著她吃藥打胎,蘇酥怕極了,那種混亂的衛生條件下,一點醫療保障都沒有,每天不是跑就跑,連個醫生都找不到,打胎藥自然無處可尋。

            最后拖來拖去,肚子里的小愛都已經4個月了,她如何吃藥打胎?

            再說了,四個月的小愛,已經有了胎動了,她在蘇酥的肚皮下,一拱一拱的,就像是條毛毛蟲般,那種心情,蘇酥無法描述出來,那是一種很神奇的感受,讓她覺得未來似乎也不再是一片黑暗了。

            所以蘇酥慢慢的,態度也變了,加上謝清衍那會兒人越來越懶,對她的嫌棄越來越明顯,蘇酥又覺醒了水系異能,有了可以用水換吃食的本錢,兩人從一起奔逃,努力尋找吃食生存下去的關系,變成謝清衍開始依仗她生存下去,蘇酥就難得強硬的一定要生下小愛。

            網友守不住的空城點評:本人第一次讀這種類型的小說,感覺比以前看的文章更加新奇,作者寫的不錯。

            網友歲月流逝不再回首點評:還可以,沒有其他小說那么夸張,人物性格還好,就是講解的東西太多了,作者需要把握好節奏。

              1. 末世小說

                好看的免費末世小說完本推薦

                歪歪閱讀網提供廣大書友最值得收藏的末世小說閱讀專題,本欄目收錄了當前最好看的末世小說,免費提供高質量末世小說排行榜,是廣大末世小說愛好者必備的小說閱讀平臺。

              1. 喪尸小說

                喪尸小說推薦

                喪尸專題小說由網友提供整理,喪尸小說有哪些呢?本欄目為大家呈現出好看的喪尸小說推薦,歪歪閱讀網提供喪尸相關小說最新清爽干凈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

              1. 貪財小說

                有什么好看的貪財小說

                貪財專題小說由網友提供整理,貪財小說有哪些呢?本欄目為大家呈現出好看的貪財小說推薦,提供貪財相關小說最新清爽干凈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

              1. 戲精大佬小說

                戲精大佬小說完結排行榜

                戲精大佬小說專題為您提供戲精大佬最新章節與戲精大佬全文閱讀,請大家投票與收藏支持戲精大佬小說專題,戲精大佬小說大全免費閱讀盡在。

              最新小說

              大神推薦

              av图片亚洲图片欧美图片_日韩手机在线自慰视频_亚洲副利精品毛片网在线看_国产成人另类小说
              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