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
            你的位置: 首頁 > 女生頻道 > 古代言情 > 江綰歌楚寒淵
            江綰歌楚寒淵全本小說(江綰歌楚寒淵)全文閱讀

            江綰歌楚寒淵江綰歌

            主角:江綰歌楚寒淵
            太傅抹了把腦門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如實回答道:“據微臣所知,那盛阿滿半月前便發了高燒,太醫院有太醫去看過,這可以查得到,當時那孩子病的不算重,只是反反復復的,可七日前,盛阿滿再度高燒,無人上門看診?!痹捳f到這份上,太傅也住了嘴,再說下去,難道說陛下害死了他?楚寒淵站在臺階上的身體陡然一顫,七日前,七日...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3-02-12 13:34:1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江綰歌的大智慧寫的《江綰歌楚寒淵》真的很好看,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真的很棒,講述了:太后語重心長的勸道:“皇后雖亡,但你還有貴妃,還有兩個孩子,何必執著于過去,哀家知道……...

            楚寒淵神色莫測:“你可以看到他往哪個方向去了?”

            侍衛第一次直面天顏,只想在皇帝面前留下個好印象,這一刻的記憶無比清晰,他擲地有聲的說道:“微臣瞧著,是去北城那邊了?!?/p>

            北城,將軍府。

            楚寒淵神色一怔,對身邊人說道:“宮內解禁,朕親自去一趟將軍府?!?/p>

            “陛下,這么晚了……”有人勸。

            楚寒淵理都沒理,喊人牽來馬,竟是直接策馬而行。

            太后身邊派來的太監趕緊喊:“還愣著干什么,快跟上陛下,若是出了事,我們都逃不了一死!”

            看著一隊侍衛跟著去了,這太監才松了口氣,他想了想,還是踏步往慈寧宮去了。

            陛下這回,可是出格了,若是太后知道,少不得說陛下兩句,他年紀大了,可受不了這個**,還是稟報太后娘娘,讓她老人家做主吧。

            天寒地凍,夜晚的城內人本就不多,楚寒淵騎術驚人,本該半個時辰的路程,硬生生只花了一刻鐘。

            可看清將軍府門前的景象時,楚寒淵只能死死的勒住韁繩,馬蹄高高揚起,身下的寶馬發出一聲長長的嘶鳴。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楚寒淵看著一干婦人身后的黑棺,心里松了一口氣。

            他的琉璃還在。

            下一刻,將軍府僅剩的幾位遺孀齊齊跪下:“陛下,皇后娘娘生前說過,不入皇陵,懇請陛下恩準?!?/p>

            楚寒淵盛厲的雙眼猛然瞪大,他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跳。

            不入皇陵!

            江綰歌,你早就想好,就算死后,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么?

            “她是朕的皇后,豈有不入皇陵的道理,盛二夫人,盛四夫人請讓開,我要帶她回宮?!背疁Y此刻眼里,唯有那口放在身后,黑漆漆的棺材。

            江綰歌是他的,沒有人可以從他手里帶走她!

            跟隨楚寒淵而來的侍衛上前一步,隱隱間已經釋放了壓力,一群婦孺,他們還不放在眼里。

            楚寒淵淡淡的開口:“給朕將人壓在一邊,莫要傷了她們?!?/p>

            侍衛們應聲上前,很順利就將將軍府剩下的人趕到了一邊,然后孔武有力的八個侍衛朝江綰歌的棺材走去。

            盛家四少夫人突然笑了一聲,她指著楚寒淵的鼻子罵道:“昏君!琉璃說的果然沒錯!你剛愎自用,就連她最后的遺愿你都不會滿足,你憑什么說愛她!”

            楚寒淵臉色一沉,下一瞬卻被盛四少夫人的動作驚的大喝:“住手!”

            盛家眾人只是木然的看著他,他們眼睜睜看著盛四少夫人手中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個火折子,只一瞬,便落到了那口放著江綰歌的棺材。

            棺材表面不知道被涂上了什么,一沾上火星子,便立刻燃燒起來。

            火光將楚寒淵的臉色映的通紅,他眼里映著火光,心底卻滿是冰涼。

            這是江綰歌的手筆,盛四少夫人不可能有這樣的膽量違抗圣命,這是江綰歌死前交代的。

            生辰日那天,這個女人到底都準備了什么后手?

            樁樁件件,打得他措手不及!

            她就這么恨自己嗎?

            “陛下,臣婦有罪,甘愿領罰?!笔⒓宜纳俜蛉顺疁Y一跪,眼中卻沒有絲毫悔改之意。

            好在楚寒淵到來的時候,盛府門前看戲的眾人已經被驅散,此刻這樣的場景,倒也不會流傳整個都城。

            侍衛們眼觀鼻鼻觀心不言不語,只等皇帝陛下一聲令下便拿下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

            可他們等到的只有一句:“皇后的骨灰,朕要帶回宮中?!?/p>

            盛家眾人也愣住,但想到什么,還是低聲應下。

            人人都以為楚寒淵會生氣,可最后等到的,唯有男人說完之后蕭索離去的背影。

            盛三少夫人看著帝王離開,終于松了口氣,她低低的對身邊的妯娌開口:“陛下到底,還是對琉璃存了幾分真心的?!?/p>

            盛四少夫人嗤笑了一聲,拉起她的手說道:“嫂嫂,遲來的深情遠遠抵不上當初的傷害?!?/p>

            盛府眾人回了府,關上了門,留下一群侍衛等著火滅之后收斂骨灰。

            楚寒淵回到宮中,徑直去了鳳寧宮,在這凄冷的宮殿內,他整個人都頹喪了下來,江綰歌,就這么從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無影無蹤,皇陵不入,來世不見。

            殿內響起男人低沉的嘆息:“琉璃,如果能重來……”

            可如果能重來,他會怎么做呢?那個時候的他,滿心都是江綰歌絕對不會離開他,就算做的再過分,他以為,一句道歉便能解決所有。

            現在認錯,又能挽回什么呢?

            曾跟他要白首偕老的女人,此刻已化為天邊的星,再也看不到了。

            楚寒淵就這么坐在鳳寧宮內,他好像失去了所有生氣,哪怕太監在門外疾呼‘太后萬安’也沒能將他從回憶里拉出來。

            當今的太后是楚寒淵的生母,好不容易等到了皇兒坐上皇位,才享受沒幾年奢華日子,就出了皇后這檔子事,聽到心腹太監的稟報,太后哪里還坐得住,風風火火的問了楚寒淵的位置,便來了,看著坐在殿內仿佛被抽去精氣神的孩兒,太后簡直是痛心疾首,她喝道:

            “皇帝,你還要胡鬧到什么時候?” 

            楚寒淵這才清醒過來,他轉眼看著太后,眼里無波無瀾,不甚在意的對太后行禮,然后說道:“母后,兒子并無大礙,更沒有胡鬧?!?/p>

            太后看著他倔強的模樣,終究還是不忍心,她低低的嘆了口氣,說道:“逝者已矣,你是一國之主,怎能陷于兒女情長?”

            楚寒淵垂下眼眸,并未答話,大津注重孝道,他也無意跟太后起爭執。

            太后語重心長的勸道:“皇后雖亡,但你還有貴妃,還有兩個孩子,何必執著于過去,哀家知道你心里苦,可再怎么樣,朝堂之中瞬息萬變,國計民生不能不管,你若再這樣下去,如何對得起盛家為國捐軀的功績?”

            知子莫若母,太后這番話,直直的說到了楚寒淵心里去,給了他一個虛無縹緲的妄念。

            盛家人要的是盛世太平,只要他做得足夠好,百年之后見到江綰歌,是不是也可以多幾分底氣?

            抱著這樣的想法,楚寒淵心里有了希望,眼神也變得不同。

            太后松了口氣,她還真怕皇帝就此一蹶不振,只是可惜了盛家那孩子,說起來,她還是很喜歡江綰歌的。

            可是大津,不能要一個任意妄為的皇后,而這個皇后竟然對皇帝的影響如此之大,好在她死了。

            跟太后談完話的那天,楚寒淵便派了幾個信得過的人看守鳳寧宮,日日不落的打掃,夜夜不斷的留宿,這樣的行為,終于讓盛鸞開始慌了。

            一開始,她只是以為楚寒淵心中對江綰歌有愧,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不符合皇帝行為的舉動,等到他過了這陣子,便能放下,到時候她封后,她的孩子便是太子,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可現在看來,她還是低估了江綰歌那個女人在楚寒淵心里的位置!

            御書房內,楚寒淵正在批閱奏章,有太監來通報:“陛下,小公主病了,皇貴妃娘娘請您移駕坤眠宮?!?/p>

            手中的動作一頓,楚寒淵想起那個剛出生不久的孩子,怎么說病就病了?

            他放下手中筆,起身問道:“傳太醫了么?什么???”

            太監回道:“太醫早就過去了,奴才聽說,好像是發燒?!?/p>

            最后兩個字將楚寒淵心中壓下去的不安又勾了起來,他想起了那個年僅五歲便早夭的盛阿滿。

            太監沒想到,楚寒淵不僅沒露出什么驚慌和緊張,反而神游天外,不由有些愣神。

            “備駕吧?!背疁Y不過一瞬便回過神來,吩咐道。

            “是?!?/p>

            楚寒淵剛下御輦,盛鸞便沖了過來,急急忙忙行了個禮說道:“陛下,你快看看皇兒,不知怎么的,今早突然燒了起來,都怪臣妾沒照閻好她,陛下,你罰我吧?!?/p>

            看著女人哭的梨花帶雨的模樣,楚寒淵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江綰歌的樣子,好像她很少哭,再看盛鸞,就莫名生了些不耐煩。

            “好了,皇兒還未出事,你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樣子?!背疁Y冷著臉低喝了一句,抬腿便往寢殿走去。

            盛鸞一愣,楚寒淵從未對她這般模樣,可剛才男人聲音里的不喜,她卻是聽得出來的,趕緊擦了擦眼淚跟了上去。 

            “太醫,診治出什么了?!背疁Y看著嬰兒燒的發紅的臉,心里一緊,趕緊問道。

            “陛下,大皇子這是尋常的傷寒,并無大礙?!碧t回道。

            楚寒淵點了點頭,走到一旁坐下,對盛鸞淡淡的說道:“皇兒還小,你若是不能帶好他,朕可以派人幫幫你?!?/p>

            盛鸞趕緊說道:“不必了,陛下,臣妾初為人母,這次是我疏忽了,絕不會有下次?!?/p>

            見她這么說,楚寒淵也沒繼續說下去,看著太醫診治完畢去開方子,他也起身準備離開,昨日江綰歌的骨灰已被放置在了鳳寧宮,他得早點回去陪她。

            不料盛鸞拉住他的袍袖,咬了咬下唇說道:“陛下,臣妾心中不安,陛下可否陪陪我?”

            楚寒淵想了想,還是坐了下來,盛鸞眼中閃過一抹喜色,趕緊吩咐小廚房去做一點吃食。

            楚寒淵沒去管她,而是走到床邊看著沉睡的女兒。

            不知道為何,他對盛鸞生下的兩個孩子,并無多少親近之意,楚寒淵沒想太多,只當是自己很久沒來看他們的原因。

            此刻看著女兒睡著的模樣,他伸手戳了戳嬰兒嬌嫩的臉。

            孩子似乎是不舒服,小腦袋扭動了一下,露出了一小截肉嘟嘟的脖頸,楚寒淵眼神一凝,臉色有些變了。

            為何這么小的孩子,脖子上卻有著類似淤痕的傷?

              1. 神廚小說

                熱門神廚小說推薦

                神廚專題小說由網友提供整理,神廚小說有哪些呢?本欄目為大家呈現出好看的神廚小說推薦,歪歪閱讀網提供神廚相關小說最新清爽干凈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

              1. 魔獸小說

                魔獸小說完結大全

                歪歪閱讀網提供廣大書友最值得收藏的魔獸小說閱讀專題,本欄目收錄了當前最好看的魔獸小說,免費提供高質量魔獸小說排行榜,是廣大魔獸小說愛好者必備的小說閱讀平臺。

              1.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完結排行榜

                歪歪閱讀網提供廣大書友最值得收藏的武俠小說閱讀專題,本欄目收錄了當前最好看的武俠小說,免費提供高質量武俠小說排行榜,是廣大武俠小說愛好者必備的小說閱讀平臺。

              1. 蔣先生小說

                蔣先生小說完結大全

                蔣先生小說專題提供萬余本經典蔣先生小說,不僅數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時間閱讀最新章節,是蔣先生小說愛好者在線免費閱讀蔣先生小說的最佳選擇!

              大神推薦

              av图片亚洲图片欧美图片_日韩手机在线自慰视频_亚洲副利精品毛片网在线看_国产成人另类小说
              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