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
            你的位置: 首頁 > 女生頻道 > 現代言情 > 白四爺,夫人到處說你不做人
            熱門推薦白四爺,夫人到處說你不做人by花花大人呀小說正版在線

            白四爺,夫人到處說你不做人花花大人呀

            主角:江怡白桁
            江怡在國外遇到了壞人被喂了藥,意外的一夜本來以為回國之后再無交集,沒想到聯姻對象的小叔叔竟然就是發生關系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3-02-13 09:21:4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現代言情小說《白四爺,夫人到處說你不做人》,代表人物江怡白桁,演繹關于仇恨和愛情的精彩故事,作者花花大人呀近期完成編著,主要講述的是秦玉華眼神黯了黯,聲音也沉了下來:“我們離開,秦氏就無法運轉,那是你爺爺一生的心血?!薄?..

            “放開我!”

            “Releaseme!”

            江怡怎么也沒想到,她出國剛來納西州沒兩天,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此時她被兩名金發碧眼一身酒氣的酒鬼拖拽著往道路旁的樹林走去。

            兩名酒鬼手勁很大,被握住的手腕已經隱隱泛紅,他們拎著酒瓶,嘴里說著污言穢語,時不時還會露出猥瑣的笑容。

            江怡拼了命的掙扎著,巴掌大的小臉已經布滿了淚痕,此刻她只能扯著嗓子大喊,盼望著有人能來救她。

            “啪--”

            一名壯漢抬起手,對著江怡就是一巴掌。

            “shutup!”酒鬼怒吼著。

            酒氣撲鼻,江怡白皙的臉頰瞬間紅了起來,耳朵發出“嗡嗡”的響聲,眼看著就要被拖進樹林了。

            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不用猜也知道...

            與此同時,樹林內,站著一名穿著黑色戧駁領西裝的男人,他的身影被月光拉的老長,修長的手指間掛著一把冷冰冰的新型武器。

            他身后站著十幾名身穿西裝的外國男子,一個個身材健碩,但看起來,不像保鏢,倒像極了...

            黑手黨!

            “白四爺,饒了我吧,饒了我這次吧,我也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求您高抬貴手?!敝心昴凶颖乔嗄樐[的,眼角,嘴角還帶著血。

            絕望充斥著他每一個神經,他明知道被抓住,代價是他無法承受了,但為了錢,他還是選擇了鋌而走險。

            男人俯身,高大的身影,將面前的男子,籠罩在黑暗之中:“我白四的東西,你也敢吞?!彼穆曇艉艿统?,黑色的眸子夾雜著寒意。

            價值兩個億的貨,被吞了,這讓白桁非常惱火,不然他也不會親自跑一趟。

            “白四爺饒命?!敝心昴凶庸蛟诘厣?,不停地磕頭:“我再也不敢了,求白四爺,放我一馬?!苯酉聛?,男子身下,多了一灘水。

            白桁從兜里摸出香煙叼在嘴里,冰冷的武器對準了中年男子的太陽穴。

            身邊站著的外國男子快速為其點上火。

            “白四爺,白四爺,饒命...”中年男子抱著白桁的大腿,不停的求饒。

            此時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限,加上白桁自帶的殺意,讓人透不過氣來。

            “啊--”

            “救命,誰來救救我?!?/p>

            “你們放開我,你們這兩個**,**off?!?/p>

            “...”

            帶著哭音的求救聲,傳入白桁的耳中,他挑了一下眉,看了一眼身邊的男子:“去看看?!?/p>

            江怡被按在地上,身上的白裙因為拖拽的關系,已經變得臟亂不堪。

            “嗚嗚--”

            江怡無力掙扎著,她嚇的臉都白了,眼角泛紅,一雙修長的**胡亂踹著,掙扎著。

            她聽說納西州的治安不是很好,但怎么也沒想到,她就是走在大街上,也能遇到這種事。

            一張絕美的臉上,帶著巴掌印,胳膊被人按著舉過了頭頂,原本干凈清澈的眸子,此時變得焦急,黯淡。

            就在這時,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手里握著冰冷的武器,對準了酒鬼的后腦勺。

            兩名酒鬼瞬間起身,雙手舉過頭頂,做出投降的姿勢,他們當然清楚,是什么抵住了他們的腦袋...

            “砰--”

            “啊--”

            伴隨著一聲槍響和歇斯底里的慘叫聲,兩名酒鬼此刻的酒也醒了大半,他們從快走,變成了快跑,生怕跑慢了小命就沒了。

            中年男人,雙手握著自己不斷流血的大腿,額頭沁滿了冷汗,他無助地掙扎著,忍受著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

            白桁將手里的武器遞給了身邊的男人,然后吐了一口煙圈,怪,就怪他自己,動了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江怡被帶到白桁面前,她雖然全身都在發抖,但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彎下腰感謝道:“謝謝您救了我,萬分感謝?!?/p>

            白桁撇了一眼,也就是這一眼,讓他眉宇舒展開來。

            面前的小女人頭發有些凌亂,一雙漂亮的眸子此時覆了一層霧氣,眼尾微微泛紅,身上穿著臟亂的白色長裙與白皙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江怡不知道怎么了,頭暈的厲害,剛剛兩名酒鬼掰著她的嘴,逼著她吞咽一顆藥丸,她此時感覺氣息不穩,莫名的煩躁...

            白桁點了點頭,聲音淡淡的:“走吧?!彼姓J眼前的女人很漂亮,但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江怡抬頭的瞬間,眼前一黑,腳下不穩,直接撲在了白桁的懷里,她櫻紅的小嘴微微張著,呼出的熱氣噴灑在白桁的身上。

            白桁伸出手,捏著江怡的下巴聲音有些低沉:“吃了東西?”

            江怡腦子里一片空白她仰著精致的無暇的小臉,緊緊抱著白桁強而有力的腰。

            白桁眉心皺了皺:“成年了嗎?”因為眼前的小女人勉強到胸口,聲音和長相也略顯稚嫩。

            江怡胡亂點著頭,其實根本沒聽清白桁說的是什么,她仿佛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震耳欲聾。

            “求求你,救救我...”江怡感覺自己要死了,火燒一般。

            白桁垂眸,瞥了一眼,然后抱著江怡進了**版勞斯萊斯幻影。

            車子周圍守了不少的人,他們在抽煙,開著玩笑。

            男子一:“四爺,這次出來辦的可真是正事...”

            男子二:“解決大問題了?!?/p>

            “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男子一:“別說,這妞長得確實不錯,不過看起來年齡不是很大,四爺算是吃了回嫩草?!?/p>

            男子三:“快閉嘴吧,一會四爺出來,第一個崩了你?!?/p>

            車內傳出來的聲音,讓這些人,不自覺的有些燥...

            大約兩個多小時,白桁降下車窗,他外套早就不知道丟到哪去了,黑色的襯衫打開,露出一片精壯的肌肉,他聲音有些沙啞,沉沉的:“留下幾個人,將人處理掉?!?/p>

            周圍的男子散開,各自上了自己的車,他們統一開的奧迪S8L,落地價二百多萬。

            江怡無力地抱著白桁的脖頸,藥物的作用加上驚嚇和勞累,此時已經暈了過去。

            白桁大手握著江怡纖細的腰肢,防止她滑落下去。

            別看長得乖巧,要不是黑色的褲子被染深了,他都懷疑,她是個“行家”了...

            車子在五星級酒店停了下來。

            白桁抱著江怡直接乘坐電梯去了總統套房。

            江怡醒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她揉了揉發酸的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是極盡奢華的裝潢,繁復的燈飾卻發出冷冽的亮光...

            落地窗前,站著一名身材修長,肩寬腰窄的男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九左右,黑色的西褲包裹著兩條筆直有力的大長腿。

            他正低頭看文件,一手夾著煙,看起來危險又迷人。

            江怡拽著被子,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淚奪眶而出,完了...

            全完了。

            她作為江家的獨生女,從一出生,就注定是“利益”的犧牲品,父親為了更好的人脈和資源,早早就為她定下了婚約。

            對方是世界百強企業,家族更是S國的貴族。

            從定下婚約開始,她就被迫學習禮儀,放棄自己的喜好,去學習插花,茶道...

            甚至有專門的老師,教她如何成為一名優秀的妻子,這一系列,都是為了討好未來的丈夫。

            她想過反抗。

            可每次她反抗過后,父親和奶奶就會責怪母親沒有教育好她,因為母親就是聯姻嫁給父親的,在江家,沒有任何的話語權。

            這次出門,也是為了散心,她馬上就要與從未見過面的男人,訂婚了,訂婚宴在下個月的十八號。

            可是沒想到,心沒散成,還把自己的清白交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若是讓家里和聯姻對象知道...

            江怡有些慌了,她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早知道,她就不出門了。

            江怡躺在床上,全身酸疼,難以啟齒的地方更是不能說,但她知道,問題出在她。

            是她往人家懷里撲,求著人家的。

            在車上的記憶,她全記得,她竟然哭著求男人,幫她...

            白桁彈了彈煙灰,轉頭挑眉道:“哭什么,我技術就這么差?”

            江怡聽到男人略顯輕佻的聲音后,她露出一雙滿是淚水的眸子,委屈巴巴的看著他:“不是,技術很好,是我的問題?!?/p>

            不對,她為什么要這么說,什么叫技術很好...

            江怡淚水從眼角滑落,臉頰紅撲撲的,她手攥著被子,往上移了移,害羞地躲進了被子里。

            白桁見狀岔開話題,嘴角微微上揚,與江怡閑聊著:“你多大了,為什么來納西州?!?/p>

            “壓力大出門散心的...”江怡帶著哭腔在被窩里悶悶道。

            她原本可以不回答的,但不知道為什么,他問了,她就忍不住乖乖回答。

            在聽到江怡實際年齡后,白桁的瞳孔劇烈縮了一下,眉頭緊皺。

            早知道,這么小,他絕對不會碰。

            他現在只是覺得,自己太畜生了。

            “你放心,我是不會惡人先告狀的,你先是救了我,后來是我主動撲上去,求你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非常抱歉,給你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p>

            江怡眨著一雙無辜的大眼,如同森林里迷失的小鹿一般,雖然眼里還覆著淚水,但她還是強行擠出一抹禮貌的笑容。

            白桁皺著眉,眼前的小姑娘,說不上哪里不對,但就是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一般小姑娘,遇到這種事,不管對錯,不都應該哭鬧嗎?

            她只是在哭,卻沒有鬧,她有著超乎年齡的理智。

            白桁捏了捏眉心,在心底嘆了口氣,他比她大了整整十歲,這顯得他更不是東西了。

            江怡在被子里悶得透不過氣,她必須得馬上回去,如果她夜不歸宿,表姐一定會擔心的。

            白桁吐了個煙圈,聲音低低沉沉的:“以后大晚上的別亂走,這里不是國內,沒你想的那么安全?!?/p>

            “記住了?!苯龘沃眢w坐了起來,好疼,她清清白白的姑娘溜達一圈,變成這樣了,如果還不長記性,她就是蠢。

            白桁伸出手,他心里清楚,他有些粗魯過頭了...

            江怡搖了搖頭,她站起身后,突然感覺不太對。

            白桁剛要低頭看,就被一只冰涼的小手捂住了眼睛。

            “對不起,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但,大概是,你的寶貝們掉在了地上?!苯f完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白桁當然知道她說的是什么,他喉結上下滾動,單手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聲音低低沉沉的很性感:“膽子這么小,看起來也很乖巧,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很大膽?!?/p>

            “對不起,我從小落下的毛病,緊張的時候,會說很奇怪的話?!苯A苏F恋捻?,長卷的睫毛也隨之動了起來,很漂亮。

            攝人心魄的小妖精也不過如此。

            空氣中彌漫著曖昧的氣息。

            白桁抱著江怡,他本來也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虛偽的紳士:“要不要,在清醒下,體驗一次?”

            “不,不了先生,你懟著我了,不是,我是說,我得回家了?!苯o張的低下了頭。

            白桁忍不住想笑,他還第一次遇見,緊張后有這么可愛反應的人。

            有人緊張磕巴,有的人緊張說不出話,像她這樣,緊張亂說話的,可不多見。

            江怡還想說什么,結果被男人封住了唇,也不知道他抽的是什么煙,帶著淡淡的薄荷味,冰冰涼涼的。

            白桁聲音有些低沉,眼底帶著快要溢出的情欲:“我之前幫了你,現在,我不舒服,你是不是也應該留下來幫幫我?”

            熱氣噴灑在耳畔,酥酥麻麻的,江怡手抵著白桁的胸口,小臉紅的快要滴血了。

            “不,不幫,我有拒絕的權利,你剛剛也有,只不過,你沒有,拒,拒絕?!苯f話有些磕巴,她緊張到了極致了。

            白桁的大手落在江怡的腿上:“我幫了你這么大的一個忙,你不應該回報點什么嗎?”他是個商人,不做虧本的買賣。

            “我請你吃飯?!苯鶆e過臉,眼前的男人長得實在太英俊了,仿佛雕刻師最完美的藝術品。

            白桁見狀直起身:“去洗個澡,干凈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p>

            “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江怡小聲問道。

            “叫我白四就好?!卑阻毂〈轿埖?。

            江怡點了點,從氣質上看,他年齡應該不小了,之前隱約聽到有人跟他叫四哥,她應該禮貌一點:“白四叔叔好?!?/p>

            白桁:“...”

            叔叔...

            有他媽跟叔叔磕pao的嗎...

              1. 夫人小說

                最好看的夫人小說

                如你喜歡夫人小說,那么請將夫人專題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閱讀,歪歪閱讀網最好最快的小說閱讀網將于第一時間推薦好看的夫人小說。

              1. 沙雕女配小說

                沙雕女配題材的小說推薦

                如你喜歡沙雕女配小說,那么請將沙雕女配專題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閱讀,歪歪閱讀網最好最快的小說閱讀網將于第一時間推薦好看的沙雕女配小說。

              1. 陸總小說

                最新陸總小說推薦

                歪歪閱讀網陸總小說專題頁面提供陸總小說排行榜、陸總題材的小說推薦。作為用戶熟知度高、用戶體驗佳、無廣告的小說推薦平臺,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免費好看的陸總小說。

              1. 神魂小說

                神魂小說推薦

                神魂小說專題提供萬余本經典神魂小說,不僅數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時間閱讀最新章節,是神魂小說愛好者在線免費閱讀神魂小說的最佳選擇!

              大神推薦

              av图片亚洲图片欧美图片_日韩手机在线自慰视频_亚洲副利精品毛片网在线看_国产成人另类小说
              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