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
            你的位置: 首頁 > 女生頻道 > 短篇言情 > 鐘聲守遂遂
            良心推薦鐘聲守遂遂小說試讀

            鐘聲守遂遂佚名

            主角:鐘疏遂遂
            這下我結結實實叫了出來,眼角飆出幾滴淚。我實在氣不過,扔掉他的手,結結實實在他肩上背上打了好幾下?!哥娛?!」這是我第一次喚他的名字。他哈哈大笑,不閃不躲,邊挨打邊笑。一直笑彎了腰,笑得躺在被衾上直抖。這時候他骨子里的那種少年氣才真真正正顯露在臉上。...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3-02-13 10:28:3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很多網友喜歡佚名創作的《鐘聲守遂遂》,是一本不得不看的短篇言情小說,閱讀這本小說的時候應該細細品味,要不然容易錯過佚名給讀者留下的細節,《鐘聲守遂遂》講的是:二、我被青穗照顧得極好,等到了大婚那天我已養出了一身的細皮嫩肉。為我穿上大紅嫁衣,戴上鳳冠后,青穗握住我的手,對我說:「……...

            鐘疏也知道我的性子,是以他會盡力為我推掉長安城里貴族夫人的宴會。

            我對誰都是淡淡的,也只有在鐘疏面前才會流露出溫情。鐘疏似乎也很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我很感激,他總能將我的缺陷美化。

            我是一個極致悲觀的人,我常?;孟胛掖笙弈翘鞎窃趺礃拥膱鼍?。我甚至連我的結局都看到了。但鐘疏的出現讓我暫停了這種絕望的臆想。

            這人世間如此令人絕望,如同一潭泥淖,惡臭難聞。而他鮮活,生氣,意氣風發。

            他教我收余恨,且嬌嗔,休自葬,勿戀逝水,苦?;厣?,免受孤身流放苦。

            西狄擾境,鐘家軍出征的前一天晚上,鐘疏躺在床上抱著我。不談國事,不談邊境,只給我描述他往日少年時候干過的混賬事。

            他說他的祖父刻板,常常抄著一根木棍要么候在后門那,要么等在墻根,等他偷摸著溜進來的時候,猝不及防沖他背上來這么一下。老頭子看著氣勢大,其實手下不重,當時鐘疏還以為是老頭子年老了,身子弱,不愿讓他傷心,每次都慘叫著沖出去,被他追得滿堂跑。

            又說祖父去世的那天,把他單獨叫來了床前。跟他說,他是所有子孫里頭最像他的,少年時候虎,作天作地,什么也不怕的樣子,其實心里頭軟,說難聽些就是有些優柔寡斷,這也想要,那也想要。他還說他這樣的性子待在小城里頭還好,鐘家護得住他一輩子。

            祖父一輩子從白身做到宰相,很是艱難。年少時候滿心都是蒼生,結果到了中年,被沉疴痼疾的朝局所累,失望透頂,攜全家老小回了故鄉。

            鐘疏一直在說,銅壺響了好久。等他安靜下來,天邊響起一聲雞鳴。

            我依偎著他,默不作聲。

            好半晌,他輕聲問我:「我要是走了。你偷偷哭鼻子怎么辦?」

            我說了好長一句話:「那我光明正大在你面前哭,你哄哄我?!?/p>

            「哭吧??尥暝俸??!?/p>

            我流了會兒淚又瞇了一會兒,房外就有人開始催了。

            鐘疏讓我繼續睡,我搖搖頭,為他穿上戰衣。

            穿完了以后,我從箱底拿出一塊長命鎖,是我小時候打的。

            我給他戴上,吩咐他不許弄丟了。

            鐘疏有些囧然,嚅囁著說這是小孩子才戴的,他都多大了。

            我盯著他,半晌伸手去解我的長命鎖:「不要也罷。你以為我稀罕給你!」

            鐘疏忙按住我的手:「別別別。我要我要。是我死皮賴臉要的?!?/p>

            號角很快吹響。鐘疏同我額頭對著額頭:「我要是走了,你半夜做噩夢怎么辦?」

            我道:「那你就早些回來?!?/p>

            鐘疏不讓我出城送戰,怕我又難過。他出門前去長安城大大小小的書攤買了游記、話本,還囑咐若再出了新的一定要送去將軍府,留了好大一筆押金。

            鐘黎也怕我孤單,日日與我做伴。

            其實我吃好喝好,每日到了時辰就入眠,睡得十分香甜。

            不僅沒有思念成疾,消瘦憔悴,反而胖了好幾斤。于是祖母看我愈發不順眼了。

            青穗觀察了幾日,為我請了個郎中。

            郎中說,我是有孕了。

            當晚,我修書一封,遠送邊防。

            祖母很是高興,連帶著對我的態度天翻地覆,補藥一個勁兒往我房里送。

            我照顧自己的同時把肚子里那塊肉也照顧得很好。雖是初次懷胎,但肚子里的孩子乖得很,我并無孕吐的不良反應,反倒胃口大開。

            邊關那邊捷報連連,鐘家軍驍勇,打得西狄人落荒而逃。鐘家上下人心振奮,祖母卻未有多高興。

            鐘黎來我房里的時候,不解為何祖母終日憂心忡忡。

            我摸了摸她的頭發,給她設了個喻。

            「就好比我將一群螞蟻用石頭圍住。螞蟻很安全,因為無論有什么危險,都有石頭為他們擋住。但若是這些石頭的力量太大了,螞蟻全去崇拜石頭了,誰去跪拜蟻王?」

            她懵懵懂懂。

            自古有多少將相死在功高蓋主上。更遑論鐘家祖父曾是宰相,門生遍布朝堂地方。鐘家軍太過風光,遲早引來紅眼。

            但我沒想到這一天來得如此的快。

            連勝的鐘家軍于長汀慘遭埋伏,西狄主力幾乎全出,邊關又是岌岌可危。

            懷孕的我嗜睡,還在夢里時聽見外頭一片嘈雜聲。青穗叫醒我,邊為我套上外衣,邊告訴我鐘家變天了,一隊羽林軍正往將軍府來。

            鐘家人心潰散,關鍵時候祖母站了出來。

            鐘家府上還養著私兵,可護送我們南逃。只是此去兇多吉少,祖母望向我,沉吟片刻,將府兵分作三撥。一撥留在府上同羽林軍對抗,一撥護送鐘家子弟南行,一撥則護送我往西北邊關去。

            我大著肚子,帶著鐘黎和青穗,一路西行。路上艱難險阻不必說,等我到邊關時,已是三個月過去了。我消瘦了一大圈,肚子鼓得嚇人。

            才到鐘家軍軍營,我就暈了過去。

            一路上不論多苦多難,我都未曾掉過一滴眼淚,一直到軍營,我腦袋里繃著的那根弦才斷掉,那股精氣神也撐不住了。

            醒來時候,一眼望見頭頂簡陋的帳篷。我張了張嘴,發現聲音沙啞得很。

            喉嚨里干得冒煙,我只好起身去拿桌上的茶壺,卻沒倒出一滴水。

            鐘疏這時候進了帳,沖過來一把把我橫抱住。

            他瘦了,眼底布滿血絲,臉上胡子拉碴的。

            「要喝水?」

            我點點頭。

            他喚人去燒。

            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胡茬兒:「你沒照顧好自己?!?/p>

            「哪有?」他按住我的手,撓了撓手心,「不過是最近忙,沒來得及刮胡子?!?/p>

            「茶壺里頭都沒有水,還說照顧得好?」

            他自知理虧,不好意思地笑,垂首要來蹭我的鼻尖,討好地親了親。

            他一靠近,身上那股過了夜的汗味、血腥味撲面而來,我皺了皺鼻子,從下巴處一把推開他的臉。

            「臭?!?/p>

            「有嗎?」他把我放在床上,自己湊近衣服聞了聞,「我沒聞到??!」

            「都餿了還說沒有?!?/p>

            其實我自己趕了好多天的路,渾身也干凈不到哪去,但我就喜歡數落他。

            一見他吃癟,我就高興。

            鐘疏先自己洗了個冷水澡,渾身哆嗦著進來就沖我喊冷,把手伸進給我準備的熱水里。

            他的手暖了才開始給我擦身。

            我瘦了許多,肚子鼓鼓脹脹的,看起來有些嚇人。

            鐘疏擦到肚子那,眼神溫柔下來,軟得能滴水。俯身親了親,又把臉貼上去,我也把手放在他腦袋上。

            突然,肚子動了動,我的肚皮上鼓了一個小包又很快消下去。

            鐘疏一臉新奇:「他還會動?」

            我噗地笑出了聲。

            他這模樣實在有些傻氣。

            正這時候,他臉上突然被踹了一腳,正中顴骨。

            明明是不重的一腳,他卻好像被踹蒙了。

            一下子跳了起來,僵在那里,直愣愣看著我的肚子,又轉過來看我。

            我失笑道:「他又不會跳出來吃了你,你怕什么?」

            三、

            我和他說了一會兒話,又忍不住闔上眼睡過去了。我沒有同他說鐘家的事,也不想過問邊關的事。我不想談論太多,也不想打擾這一時片刻的寧靜。

            后來鐘黎同我說,鐘疏已經派人去接祖母了。鐘家軍長汀一戰大敗,實際是因為朝廷派來的監軍將軍情泄了出去。當今皇帝疑心太重,一直想壓制平衡各方勢力。而鐘家剛好做了這個出頭鳥,一旦鐘家軍回朝,民心所向,更難制衡。

            何況戰敗的結果不過是將西北一點貧瘠旱地割出去罷了,半壁江山亦是帝王的江山。

            鐘家這一次是騎虎難下。不打,則族滅。若是要打,自西北到長安,這一路又豈是那么容易。

            就在他舉棋不定時,鐘疏的舅舅替他做出了決定。

            此人是鐘疏母親的嫡親弟弟,名喚秦厲殊。秦家世世代代鎮守西北,卻得不到應有的待遇。

            秦家,等這一天,等了太久。

            鐘疏為這事煩憂,但他從不在我面前提起。只是夜深時候,我總能感覺到他睜著眼睛,無半分睡意。

            在一個他又是徹夜未睡的黎明,我隔著被子擁住他。

            他以為我做噩夢了,回抱住我輕拍我的背。

            我搖頭:「我一夜沒睡?!?/p>

            「可是我擾著你了?那今晚我鋪個矮榻睡吧?!?/p>

            「鐘疏,你告訴我,你在猶豫什么?」

            他沉默了不知多久:「遂遂,這不是一條通途。有十分之九的可能,我會葬送所有人的生命?!?/p>

            我摸過他的眼角,那里有些粗糙,有些濕潤。

            我的丈夫不是圣人,數萬人的性命就在他一念之間,是人,就會猶豫,會害怕。

            我握住他顫顫的手掌,牽著放在我的肚子上。他慢慢地平靜下來,我告訴他:「你已經做得很好了?!?/p>

            他的臉埋在我的頸窩里,我五指成梳為他從發端理到發尾,我的頸窩里頭漸漸濡濕了一片。我什么也沒說,拿了帕子為他擦后背發出來的汗。一直到上半身都麻了才輕輕踢了踢他的小腿:「又麻了?!?/p>

            他埋在我的頸窩里笑了,輕輕啄了啄我的皮膚。

            一如我們初次相處時的模樣。

            「天亮了?!?/p>

            那一晚,我記得清清楚楚。我知道我可能放任了什么不可控的東西的出現,可我別無選擇。

            留給鐘家的,從來是一條死胡同。要么困死,要么負隅頑抗,卸墻求生。

            鐘秦兩家終究還是反了。

            鐘疏去打頭戰那天,正好是我臨盆的日子。

            在這般簡陋的環境下生產,我到底有些怕。

            陣痛剛開始我只是咬著牙默默流淚,到了后頭我便開始抽噎,痛楚占據了我腦海所有的意識。據青穗后來同我描述,我生了一天一夜,破口大罵了鐘疏三個時辰。

            所幸生產過程還算順利。

            隱隱約約我聽到一陣嬰孩的啼哭聲,青穗將孩子抱給我看,是一對龍鳳胎。

            哥哥長得皺皺巴巴的,像個老頭子。妹妹就更慘不忍睹了,小鼻子小嘴巴,青青紫紫的。

            我還止不住地抽噎:「怎么像猴子一樣,這么丑?」

            妹妹不知是不是聽懂了,扯開嗓子號起來。我更難過了:「怎么我懷胎十月,連句丑都說不得了?」

            青穗將兩個孩子抱出去給祖母看。外頭爆發出一陣激烈的討論聲,我淚眼蒙眬看著窗外面。

            月色正好,銀白色月光灑在床前,好像一把細鹽。

            我想起早前讀過的一句詩:此時相望不相聞,愿逐月華流照君。

            這一天,距我脫離苦海已過去整整一年半。在我十九歲這一年,我一夜之間與兩個生命聯結到了一起——會叫、會哭、會笑的兩個小人。

            我的小男孩,叫鐘斛;我的小女孩,叫鐘翹。

            鐘疏浴血站在高墻之上,舉目四望,尸骨成山,血流漂櫓。一只繡著「鐘」字的大旗插在城樓上,狂風呼嘯,烈烈作響。

            這是他攻下的第一座城池,和他以往打的任何一場勝戰的性質都不同。他的盔甲上沾滿了鮮血,而這些鮮血都是在為他的問鼎之路鋪道,往后,還有更多。

            他的手止不住地顫。

            想起祖父曾經同他說過的話,他說人一定不能太貪心。一旦認為你可以掌控更多,往往不可控的事情就會接踵而至。

            一小兵突然急匆匆跑過來,道:「將軍,夫人生了?!?/p>

            鐘疏喉間一哽:「是否平安?」

            「夫人與小公子、小女郎,皆無礙?!?/p>

            遠處的黑云消散,金色陽光自云中罅隙投射而下,普照大地。

            「遂遂,天亮了?!?/p>

            那名鐘家小兵聽到這么一句低沉的呢喃,偷偷抬眼去望主帥,不知是不是他看花眼了。

            那個永遠挺直了脊梁的鐘家的主心骨,眼角有水光閃現,轉瞬即逝。

            我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一夜。醒來時候發現祖母坐在我床邊,兩手抱著孩子。她身后站了個俏麗的姑娘,也抱著個孩子。

            「祖母?」

            祖母難得和藹地看著我,滿臉慈愛地看著懷里的孫子:「你辛苦了。這次你是我們鐘家的大功臣?!?/p>

            青穗扶著我坐起來,我張開雙臂道:「讓我抱抱?!?/p>

            祖母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到我懷里,她的動作感染了我,我甚至不敢太用力,只覺得懷里陷了團棉花,奶香奶香的。

            兒子還在睡,我忍不住低頭親了口他的眼皮子。他眼睫毛顫顫,竟然睜開了眼睛,葡萄般的黑眼珠圓溜溜地轉,朝我「咯咯」笑了。

            他一笑,那姑娘懷里的妹妹被吵醒了,打了哈欠開始哭。

            祖母把妹妹也抱到我懷里。

            哥哥聽見妹妹在旁邊哭,笑得更加響亮。我被逗樂了,也低下頭安撫地親了妹妹的眼皮子,她才稍稍平息下去,呼吸聲又沉了。

            「哥妹倆就只認表嫂嫂呢。方才他們也哭過一會兒,怎么哄也哄不好,表嫂嫂才親了兩口,就乖成這樣了。還是得娘親在才行呢?!鼓枪媚镄τ卣f。

            祖母看著孩子,臉色卻不太好看。她喜歡孫倆喜歡得緊,偏偏哄不過親生娘親。

            祖母不說話,我也不好一直安靜,看著那姑娘:「這位是?」

            祖母道:「是疏兒母親的娘家人,閨名喚作秦淮。你喚她表妹好了?!?/p>

            秦淮性子看起來大大咧咧,毫不見外:「我有十年沒見過表哥了。沒想到如今再見面,他都娶了個這么好看的嫂嫂了,還生了兩個孩子。表哥真是福澤深厚?!?/p>

            我肚子有些墜,祖母看出我有些不適,也就帶著秦淮走了。

            看秦淮的背影,她也是個玲瓏剔透的女孩子,一身火紅騎裝,身上掛滿瓔珞珠飾,性格也如裝飾一般張揚火熱,風風火火。

            鐘黎在祖母出去不久后溜了進來。她長大了些,個子也拔高了,就是性格還是那樣靦腆,進來以后沒怎么說話,模樣看起來不太高興。我以為她是怕軍營里的生人。

            鐘黎逗了一會兒妹妹后,憂心忡忡地告訴我,祖母和秦家舅舅在商討要把秦小姐嫁給哥哥。

            我手指一顫:「嫁?」

            鐘黎點頭:「就是抬作平妻?!?/p>

            難怪祖母方才帶秦淮來我房里,原來是來打個照面。

            「你哥哥回來了嗎?」

            「還沒呢。不過應是兩天后就能回來了?!?/p>

            「這件事,讓你哥去處理就好了?!刮覔崞剿欀拿碱^,「你一個小姑娘,整日不想著如何去耍,為我擔憂個什么?軍營這邊魚龍混雜,你要是出去定要多帶幾個人,要是被欺負了,你哥哥不在,嫂嫂也會替你出頭?!?/p>

            鐘黎乖乖稱好,過了會兒又十分好奇地問我:「要是哥哥真娶了秦小姐呢?」

            我摸了摸她的腦袋,「那黎黎就幫我削他一頓好不好?」

            小姑娘笑得眼睛彎彎,點頭如搗蒜:「好!誰都不能欺負嫂嫂,祖母不行,哥哥也不行!」

            那天晚上我剛給哥哥妹妹喂完奶,兩個小屁孩吃完后都吐了我一身奶。我弄干凈后用手指撓他們短短的下巴,逗得他們咯咯笑。

            青穗說我小孩子脾氣。我歪頭湊近對著妹妹:「嗯?有嗎?」

            妹妹笑出了一個鼻涕泡,打破在我臉上。青穗和屋子里的仆婦被逗笑。

            我接過青穗遞過來的帕子,還沒擦呢,帳外就響起急促沉重的腳步聲。我的心怦怦地跳,直起身來。

            鐘疏突然掀開帳布,大馬金刀踏進來,一見到我就急急忙忙走過來。

            青穗帶著帳子里的人退出去。

            鐘疏站在我面前,一把擁住我。他身上還裹挾著西北大漠的寒涼。我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把他拉低。他的臉很冰,我蹭蹭他。

            「遂遂,」鐘疏低語,「我來晚了?!?/p>

            我躲開他湊過來的臉,一口咬住他的下巴,力道不輕。

            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很怕,昨天我很怕就那么死了?!?/p>

            鐘疏有些手足無措,我把哥哥抱給他:「不抱抱他嗎?」

            不知是冷,還是緊張,他的四肢僵硬得像是假的一樣。哥哥本來睡著了,一下被硬邦邦的觸感擾醒,一雙眼珠子睨著看了一眼抱他的男人,驟然扯起嗓子大哭起來。

            鐘疏條件反射看我,好像四肢都不是他的了。

            「看我做什么?」

            「他哭了?!圭娛杩粗惨蘖?。

            「哭了就哄啊?!刮矣峙e起妹妹,「要不,試試這個?」

              1. 龍鳳萌寶小說

                龍鳳萌寶題材的小說推薦

                歪歪閱讀網龍鳳萌寶小說專題為您提供龍鳳萌寶最新章節與龍鳳萌寶全文閱讀,請大家投票與收藏支持龍鳳萌寶小說專題,龍鳳萌寶小說大全免費閱讀盡在歪歪閱讀網。

              1. 妖帝小說

                妖帝小說推薦

                歪歪閱讀網妖帝小說專題提供萬余本經典妖帝小說,不僅數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時間閱讀最新章節,是妖帝小說愛好者在線免費閱讀妖帝小說的最佳選擇!

              1. 出軌小說

                最新出軌小說推薦

                出軌專題小說由網友提供整理,出軌小說有哪些呢?本欄目為大家呈現出好看的出軌小說推薦,歪歪閱讀網提供出軌相關小說最新清爽干凈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

              1. 律政嬌妻小說

                律政嬌妻小說大全

                律政嬌妻小說專題提供萬余本經典律政嬌妻小說,不僅數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時間閱讀最新章節,是律政嬌妻小說愛好者在線免費閱讀律政嬌妻小說的最佳選擇!

              大神推薦

              av图片亚洲图片欧美图片_日韩手机在线自慰视频_亚洲副利精品毛片网在线看_国产成人另类小说
              1. <li id="1fq7e"><em id="1fq7e"><dfn id="1fq7e"></dfn></em></li>